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131期

CCES快递董事长欲隐瞒亿元债务

  7月2日清晨,上百名货运司机、员工汇集在上海希伊艾斯快递有限公司(下称“CCES”)总部,设法索要欠款。本报记者奔赴CCES总部发现,能容纳几百人的总部办公室已无人办公,而闵行区华漕镇劳动部门已经介入调查。

  “停工5天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运营,也不知道是否就此一直瘫痪直至倒闭。” CCES几名中层管理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,整个公司网络已经崩溃,众多网点停工,大批快递物件停运。在存亡之际,公司400个站点正展开自救,每个站点凑钱1万至5万。不过,这些资金对于CCES巨额债务而言可谓杯水车薪。

  CCES加盟商、上海梅陇分拨中心负责人左秀荣向本报记者表示,自从2010以来,公司运营一直走下坡,几次面临倒闭危机。2011年元泰集团兼CCES董事长方里元主导的加盟变革直营模式失败后,一批公司高管离职,公司陷入财务危机。

  今年6月中旬,汇通快运总裁徐建荣、原汇通广东区总经理江小根与方里元洽谈合作,并欲入股2亿收购CCES。不过,江小根10人团队入驻CCES总部8天并支付2600万后,突然全线撤离。江小根向称,方里元有意隐瞒公司上亿元债务。

  CCES这场与死神赛跑的能否成功,还依然是一个谜。此刻,掌舵者方里元在浙江紧急融资,而元泰集团旗下的房产业也资金吃紧,“房产打7.8折也依旧无人购买”。

  7月1日下午,顶着上海35°C的高温,大学生陈春芳与父亲焦急万分地来到位于闵行工业园区的CCES快递总部办公室。陈春芳就读于湖北潜江的一所大专,今年毕业将电脑用品等打了三个包裹通过CCES快运到上海,发现只收到两个包裹,而装电脑那个包裹一直没有到达。

  陈春芳的并非个案。CCES内部多名员工向本报记者,实际上,由于拖欠货运司机达4000万的货款,各地货车司机已停工半月,导致物件无法送达。

  此外,由于CCES上海、浙江、安徽等多地欠员工4个月工资,自6月29日以来一直处于停工状态,整个运营网络瘫痪。仅仅在浙江,堆积的快递物件数量达到6000件。

  此外,房东开始催债。6月28日,房东明昆金属工具(上海)有限公司贴出的告示显示,CCES的房租已于6月30日到期,按照合同应该交付下半年的房租费。“一年的房租为100万。”左秀荣表示,6月29日,由于欠房租,房东将大门上锁,并将所有的办公用品,导致员工无法进入办公室,“后来员工闹到当地镇,才将门打开”。

  左秀荣称,目前全国200多个分拨中心均有人值班,公司的办公用品、货物均保存完好,并没有丢失,只是暂时运营出现了问题。杭州分拨中心快递的堆积,引起了客户的恼怒,6月30日公司高层紧急召开会议,并承诺向员工发放工资,当日晚上杭州分拨中心开始恢复运营,将堆积的物件发往各地。

  “公司到了存亡的境地,员工开始展开自救。” 左秀荣表示,全国大概有400个站点,每个站点凑钱1万至2万以缓解公司的财务危机,一些站点甚至愿意借5万元资助公司。

  另外一方面,方里元也在积极设法融资。CCES内部员工透露,元泰旗下有不少房产,方里元将房子打折至7.8折,还是卖不出去。

  “收购者江小根突然撤离,让CCES运营体系一夜间坍塌,失去了寻找投资者的良好时机。” CCES一位中层管理人员认为, 2012年公司陷入危机后,方里元开始四处寻找投资者,有3家企业准备投资,其中之一为汇通快运,“现在公司陷入乱局,恐怕很难找到新的投资者”。

  上述管理人员透露,6月17日,方里元、徐建荣、江小根等高管在CCES总部就收购后的交接工作召开专门会议。当时,方里元表示他将退出公司,公司控股方江小根将带着运营团队进入公司;而江小根表示首先发放货运司机与员工的薪资。

  “6月20日,江小根带着运营总监、会计、出纳等10多人管理团队,进驻CCES总部办公,并引发巨大波澜。” 上述管理人员介绍,该团队首先接管了财务,原公司财务人员再也不能插手财务事宜。

  在上述管理人员看来,江小根在公司内“趾高气扬”,对公司老员工极不信任,引发大批员工离职,“就连这里工作多年、被整个楼层为的扫地阿姨,也辞职走人,整个公司员工人人自危”。

  “他就像一个赌博者,入驻8天就逃离了。” 上述管理人员认为,江小根的确向货运司机以及部分员工发放了2600万的工资及欠款,但到6月27日就突然全部撤离。

  来自江苏泗阳县44岁的货运司机李前军向本报记者介绍称,他与CCES签署了运输承包协议,他拥有两台货运车,每辆押金5万,另外拖欠今年1月至6月的班车费28万,一共38万;而另外一名货运司机拥有16辆车,CCES欠款高达280万。

  据李前军介绍,而像他这样与CCES签署承运关系的司机,一共有100多位,总债务达4000万。自从江小根来了以后,发了总拖欠费用的30%,也就是8万元,还有一部分司机发了50%的欠款。

  “说江是赌博收购者,是因为江小根与货运司机讨价还价,表示只支付一半欠债就结清全部账目。”上述管理人员表示,而在部分司机表面答应了这样的“压价式”条款,在获得一半的款项后,继续讨要另外一半欠债,这时候江小根就撤离了。

  而谈及为何放弃收购,江小根称,方里元隐瞒了CCES债务状况,该公司总负债大约1.7亿,双方只是达成意向协议,正式协议尚未签署。

  工商资料显示,CCES注册资本为2200万,其股东仅有两个,方里元出资金额为2000万,上海平易缙元股权投资中心出资额200万。

  对于CCES债务达1.7亿元的说法,方里元向本报记者表示,公司债务没有1.7亿元那么多,他也不愿意透露CCES真实的债务状况。

  “公司目前的欠债没有1.7亿,在公司被收购前债务为9000万。” 左秀荣表示,这些债务主要分为7个部分:总部招标货运司机约5400万,外省网点班车司机400万,供应商700万至800万,员工工资1000万,网点系统费400万,分拨中心场地租赁费等700万,直营公司分拨中心场地租赁费等400万。

  不过,该公司行政部一位管理人员向记者称,8600万只是公司的外债,五年内董事长方里元从元泰集团投入的资金高达2亿元,“如果算上元泰集团借给CCES的资金,可能为1.7亿”。

  上述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,由于江小根的进入,向公司货运司机以及分部员工发放了2600万的工资,CCES现在外债应该只有6400万左右。

  “2010年以来,各分中心都处于亏损状态,总公司层面上盈利不可能。” 左秀荣向本报记者表示, 2007年,该公司财务出现问题,被元泰集团收购,后被改名为CCES。2008年至2009年,CCES运营状况良好,2009年以来开始走下坡,并陷入多重危机。

  “每个分拨中心运营状况类似,以我所运营的上海梅陇分拨中心为例,2007年盈利50万,2008年盈利30万,2009年盈利10万,2010年保本,2011年亏损50万,2012年上半年亏损200万。” 左秀荣表示,2012年亏损原因一方面因为自建分拨中心投资较大,另一方面因为公司服务不断下降,月结算达20万以上的大客户流失。

  方里元向本报记者表示,收购CCES5年以来,公司累计投入的资金达2亿元,不断地建设分拨中心,导致投入过大的资金,目前没有收回投资成本。